烛光闪烁,窗纸上的影子袭长不已,一如他的人,挺拔高大。

  秋桐眸神沉下,垂在身侧的手握紧,沉沉的望着那道影子。

  却在下一刻,窗纸上的长影忽而一闪,不多时屋门打开,一身常服的高大男人迈步而出,步子沉稳,皎洁月光照下,面部英挺非常。

  秋桐呼吸仿似窒住,身子僵住,片刻后她步子微侧,拱手以礼,出声坑将有力,恭敬万分。

  “参见齐皇。”

  按照周国兵礼,声音毫无起伏,完全公事公办的口吻。

  楚凛眉头几不可见皱起,迈出的步子顿了几分,走至她身前时停住。

  夜晚冷风四起,满满磁性的话音透着几分低哑。

  “秋将军,许久未见,近来可好?”

  秋桐拱手行礼的姿势僵了片刻,缓下心绪后,恭敬道,“齐皇客气,我自然很好。”

  因她低头,瞧不清楚凛的神情。

  月色下,楚凛那双眸子,深重非常,宛若幽谷深潭,冷若刺骨的水。

  从她此次入齐,众人前,她恭敬唤他齐皇,按照礼数,理应如此,他不觉得什么,唯有她那双眼睛,毫无波澜。

  他记得,以前的她,不这样。

  四周一片寂静,唯夜风吹树,沙沙作响。

  他没说起,秋桐也不敢直接起身,但他迟迟不应,她终是打破寂静。

  “夜深露重,齐皇……”

  还未说完,只见映在地上的袭长影子忽的一动,秋桐戒备而起,立即后退,手却一片温热,已被他握住。

  力道很大,她挣脱不得,诧异的抬头,她又惊又惧。

  这是作甚!好端端的,握她的手做什么?

  秋桐眉头拧起,手用力晃了几下,依旧被他牢牢握住。

  “为何躲?不是你的性子。”

  声音平稳,就算握她的手,他也和往常一样,神情淡漠,好似寻常说话。

  秋桐疑惑,什么叫躲?他是一国皇帝,她全按规矩行事,哪里不妥?

  “齐皇此话何意?”

  私下里,仍一口一个齐皇,旁人这么唤他,他不觉得什么。但由她说出来,不知为何,他不是滋味。

  “打开天窗说亮话,您要做什么?”

  秋桐一边说一边挣着,手半个抽出时,脚步声忽的传来,她吓了一跳,更加用力。

  然腰间一暖,紧接着,她整个人被揽入怀中,随着他的脚步,三两下进了旁侧树林。

  就在这时,一队周国侍卫走过。

  秋桐震住,瞪大眼睛看着他,他亦是瞧着她。

  其实,她那双眼不止富有英气,更是一双晶莹大眼。

  两人距离极近,呼吸纠缠随夜风飘散。

  楚凛低头,眼神几许复杂,直到怀里的人挣了几下,他才控住她,出声道。

  “你于我,有救命之恩,不必和旁人那样,不惧不畏,更不躲,明白?”

  最后两字,语调微扬,却带着十足命令。

  秋桐敛神,原来,那救命的恩情,他还记得。

  但是……

  “我救你,你也救了世敏公主,一命换一命,你不欠我。我不曾躲你,因为没必要,我们没有过节,也无交情。至于惧畏,也没有。非要说,便是敬重。”

  秋桐话音平稳,沉静不已,停顿片刻,又道。

  “你是君,我是他国臣子,敬重你,两国邦交罢了。”

  说的分毫不差有理有据,抓不出任何错,偏偏每一字,刺耳非常。

  楚凛眸色沉重不已,箍住她的力道愈发大。

  “齐皇,还未祝您得偿所愿,登上高位,主宰大齐众生生死,一人在上,无人能敌。对了,还有未出世的子嗣,恭喜了。”

  秋桐双眸弯起,如折射光芒的鲜白珍珠。

  这样的她,和记忆中的样子交叠。

  他醒来的那刻,丝丝光亮入眼,迷惘间,他看到的就是她弯起的眼,如同弯月,却灿若星辰。

  那时候,她对他说,你醒了?没死就成,不枉我耗费多日。

  寂静无声,沉默比利剑还要可怕,只因未知。

  秋桐凝视他,身子动了动,趁一丝空隙离了去,距离拉来,周围空气都新鲜了,她狠狠呼吸几口平稳心绪。

  今晚的楚凛,太不对劲了。

  “你的恭喜,朕收下了。”

  淡漠如冰,沉冷非常,一语落下,步伐迈起,不一会出了树林,唯晚风飘拂衣炔。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现在的他,才有帝王样。

  不该有情绪,对什么都冷淡,喜怒不形于色,才正常。

  秋桐收回视线,几步走出树林,这一刻,她的心很沉。

  “秋桐。”

  清亮的女子声传来,继而脚步连响。

  “无策说,你亥时前会到,许久不来,我还以为你怎了,怪担心的。”

  楚琉璃一边说一边扬手握住她,“呀,你这手真冷,随我进屋,有暖炉。”

  秋桐下意识的抽手,摇头道,“不用,我不怕冷,兵营呆惯了,上过不少战场,虽是女子,比男子还粗糙。”

  浅笑而出,于楚琉璃眼里,却有丝丝孤寂。

  “你别这样说,就算是将领,生为女子,不管多豪迈,内里终究是姑娘。”

  说罢,楚琉璃使劲一扯,拼命将她往前带,不一会进了屋。

  门关上的那刻,暖意四起。

  “姑娘呢,总归要嫁人,你总不能一辈子耗在兵营。即便你想,周老将军也不答应。”

  楚琉璃嬉笑着说道,然后端来一杯热白水。

  “喝吧,今晚你睡这,外间有张榻,我给你铺了被絮。”

  温言细语,紧接着杯盏入手,暖意纷叠。

  秋桐转眸,看向榻上铺的绵软被絮,又见楚琉璃嬉笑的样子。

  起初,她不明白,孤高如太子,怎去了趟齐国,就看上最刁蛮任性的琉璃公主。

  她进入兵营不久,跟随太子左右,了解主子的脾气。

  不轻易对人好,大家都说,他没感情。

  谁知道,他不是没感情,藏得深罢了。

  对楚琉璃,无微不至,甚至甘愿冒险。

  她不懂,楚琉璃有这么好?几番接触,她明白了。

  “秋桐,现在没人,你和我说,我绝不外传,你心中,可有喜欢的人?”

  话落,楚琉璃轻声笑起,更扬手戳了下秋桐的手。

欢迎大家访问:叶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yzxiaoshuo.com/book/6453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