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说的没错,真的是太汹涌了,那血迹是从大腿骨中间的位置沁出来的,她们做女人也二十来年了,还是头一次看见大姨妈是从这里冒出的。

  谁都明白太太皇太后说的纵然不全是真,起码凤于飞大腿有伤是真的,也难怪皇帝会带着凤于飞落荒而逃了。

  目的达到,这宫宴自然没有继续进行的必要了,皇帝带着自己的心尖宠回去安抚汹涌的大姨妈了,留下她们这群女人互相大眼瞪小眼吗?

  即是大家都胃口不佳,林夕索性要人捡着些好菜打包了拿给自己宫里那群小妖们,这指令一说出口,眼见得翠玉小丫头的眼睛就是一亮。

  众妃嫔跟林夕请安告退,明显看得出来贞嫔崔婉茹的眼神里多了几分真诚。

  都是演技派啊。

  小六子说,有别人问的时候,他要说他叫元晧,但是他究竟是谁,自己却并不清楚。

  从有记忆开始他就一直在一个农庄里,呆到八岁的时候被接到了京城里,然后一直被圈禁在一个大宅子的小院子里,有几个仆人伺候他,还有个先生教他读书识字,但是他从来也没出过那个院子,也不知道是谁收养了自己,因为每次跟他下达一些指令的,都是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而且那个管家模样的人也只要他称呼自己为管家。

  这个孩子知道太太皇太后是来救他的。

  “那一定不是个好地方。每隔两天总有人被从一个房间里拖出来,一身血腥气。”

  林夕心中不由得感慨,这其实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只可惜在剧情里直到死,恐怕他也没有弄明白自己究竟是谁。

  日子还是照样的过,只是慈心殿周围多了很多双眼睛。

  慈心殿里的人是不知道的,但是怀揣大雷达的林夕全部一清二楚,随便你探查,老婆子想让你们知道的你们能知道,不想让你们知道的累死你们也不知道。

  只是让江晖朗失望的是,从宫宴事件以后贞嫔崔婉茹只是叫“元晧”去了自己宫里一次,而且还是大大方方经过皇后批示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见的,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过。

  而太太皇太后也未曾对贞嫔有过什么照拂,更别说私下里的来往了。

  倒是皇后和庄妃去老东西那里的频率有些多。

  林夕要的五十人被皇帝不甘不愿的送了进来,虽然很多朝臣都说这样不合规矩,可是在满娇花老太太面前,她的话就是规矩,你要是敢拿什么祖宗礼法那一套来说她,她敢直接把唾沫吐你脸上。

  倚老卖老不管用,那就来个撞柱死谏。

  结果满娇花更是无所谓,来来来,谁不想活了,我给你发牌子,你别在金銮殿上搅合我孙子,你来慈心殿,我这柱子瓷实,包死,没有后遗症。

  还有公候显贵们打发了自家命妇求见,想要劝劝太太皇太后,总得顾着点百年之后的名声不是?

  林夕轻蔑一笑,老娘要个屁的名声?只要江家天下稳固,子孙繁茂,老婆子遗臭万年也甘愿了。

  到后来大家也看明白了,这位太太皇太后人老成精,这就是个臭不要脸的滚刀肉。

  脸有毛用?

  同样都是搁置了一个月,橙子才开始皱皮可是苹果却已经开始腐烂,孰强孰弱还需要言明吗?所以说脸皮厚对于生存的意义和生活的质量方面非常重要。

  一旦你要是怎么学都学不会臭不要脸,那你就必须要学会如何忍受别人的臭不要脸。

  你们有你们的诗和远方,我有我的脸和嚣张。

  就这样,皇帝只能忍了这口气出钱养着这帮将来明显要跟自己作对的五十瞻卫,而且现在就有十个人专门负责在璟懿宫门口站岗,阻止里面的凤于飞出来,禁止外面的皇帝进去。

  不然的话你当太太皇太后下的禁足令是放……那个气儿吗?

  那些瞻卫每到子时就会离开,可问题是皇帝日理万鸡,哪有时间天天等到后半夜去见凤于飞?

  于是皇帝的脸色就跟如今的天色般一天比一天冰寒。

  是他害了凤儿。如果不是他害怕那些野男人会抢走凤儿而急着把她绑在身边,可能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凤儿不会为了报仇私下带进那个惹祸的江家小崽子,也就不会这样屈辱的被困在一座宫殿里,她是那样骄傲的人儿啊,现在心里指不定多后悔跟了自己回宫吧?

  凤于飞的确是出离愤怒。

  但是佣兵出身常年游走于死亡身边的她桀骜而顽强,这个不知死活的老女人激发了她全部的斗志,你不是要玩吗?那咱们就好好的玩。

  一定要让你用最屈辱的方式死去,还要弄得天下皆知,你苦心孤诣要守护着的那个小崽子我也杀定了,凡是你想要的我全都给你毁掉,不信我堂堂狐狼会斗不过一个杂耍卖艺的老太太?

  时间就是这样一视同仁,不管你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是春风得意还是无比委屈。

  一眨眼就到了腊八这日。

  按照惯例,这一天宫里是要给得脸的勋贵和重要的朝臣们赏赐下腊八粥的,一般这样的事都是由皇后主持交由御膳房连夜熬煮,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腊八粥,喝几天?

  沥沥拉拉二十三。

  二十三皇帝主持祭灶过后就会封印,直到十日之后的初三朝臣们才会开始正式上朝复工。而收到腊八粥的人家会派遣命妇们择日在二十三小年之前进宫谢恩。

  太太皇太后一般不理这些破烂事,她老人家历来都是懒怠去应付那些虚头巴脑的事情,一心想苟在后宫养老的。

  但是今年竟是破天荒挨个接了命妇们递进来的牌子。

  紧张得皇帝几乎天天派人探查都谁家的命妇去了太太皇太后宫里,一旦认为这家朝臣行迹有些可疑就会寻找理由堂而皇之过去参见亲爱的祖奶奶。

  不知道是不是两位小公子当真哄得太太皇太后开心,反正老太太心情非常好,但凡那些命妇带了小娃娃一同进宫,几乎个个都有赏赐。

  从腊月初九就开始做善财童子的江晖朗一直到腊月二十三封印,也没看出来太太皇太后究竟在搞什么鬼把戏,反倒是他私库里的好东西被掏出去不少。

  同样莫名奇妙的,还有太太皇太后钦点的那五十名瞻卫。

  :。:

欢迎大家访问:叶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yzxiaoshuo.com/book/61407/1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