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思从南方跑回来了。

  因为他哥找到亲生父母了,顾长思太知道哥哥跟楚家的亲近,他怕哥哥想不开。

  这一次,哪怕舍不得孩子,顾家老爷子还是让孩子回来了。

  外孙能走出那段日子,多亏了人家楚家。

  如今楚家和小四儿遇到困难,他们自然不会拦着孩子。

  顾长思回到楚家的时候,就看到哥哥、姐姐们坐在一起,其乐融融的。

  跟自己想象的不大一样啊。

  不是说哥哥找到亲生爸爸、妈妈了吗?

  “楚爸爸。”

  小四儿看到院子里楚天南和一个高大的男人正在往外走,小少年就一脸好奇。

  这就是哥哥的亲爸爸?

  不像啊!

  这是顾长思见到唐国庆的第一反应。

  “长思回来啦。”

  楚天南知道这孩子的敏感,特意走过去亲近的揉揉他的头发。

  “去吧,你哥他们在屋里呢。”

  顾长思“哦”了一声,目光又落在唐国庆身上。

  楚天南得承认,有那么一瞬间,他小心眼的毛病犯了。

  哪怕他自己不承认。

  可有那么一瞬间,他是一丁点儿都不想介绍唐国庆的。

  自己养了十四年的儿子啊,这就成了唐家的。

  到哪儿说理去?

  在商场上,谁敢跟他抢生意,楚天南绝对教会他重新做人。

  但是不能够啊。

  人家父母都给接来了,为了他们也妥协了,别墅就在他们三家下面。

  孩子还是他们的孩子,也是唐家的孩子,孩子两边跑,他们还能看到。

  楚天南和林晓花没有什么不能同意的。

  唐家父母也很体贴。

  哪怕他们其实更想把孩子接回老家。

  也知道孩子在这边住了这么多年,不是那么容易一下子改变环境的。

  好在唐家如今做物流的,资本庞大,也不差这点儿钱。

  说起来,这别墅还是尊上一开始就留下的。

  起初谁都不理解他的心思,现在却一下子都明白了。

  “唐……叔叔好。”

  顾长思觉得,他应该跟着哥哥叫爸爸的,至少要像是称呼楚天南一样叫一声唐爸爸。

  可是,事到临头,让他叫一个陌生人,就是叫不出口。

  顾长思突然在想。

  他一个外人叫一声唐爸爸都做不到,那哥哥呢?

  “唉,好。”

  唐国庆有点儿小激动,事实上这几天他一直都这么激动。

  一下子找到儿子了,还是在物流方面有过合作的林氏在帮忙养孩子,唐国庆觉得一切都那么不真实。

  顾长思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么热情的唐国庆,突然道了一句“我去找哥哥了”就跑了。

  莫名的,楚天南觉得心情有点儿好呢。

  “走吧,带你上山看看。”

  两个大男人走了。

  顾长思直接扑到了自己的房间。

  还好还好。

  哥哥还在,行李还在。

  “大哥、三哥,哥哥我回来了。”

  顾长思直接扑向自家哥哥,却被人拽住了领子。

  “小子,我这么大的人,你看不到啊?”

  念慈和欢欢马上高中毕业了,当初软萌萌的孩子现在也长成了一个高挑少年。

  不过脸上的柔和像极了当年的冯丹,念慈就是个小暖男。

  要说顾长思,除了跟楚四好,再一个就是念慈哥。

  哪怕楚一和楚三也照顾他这个弟弟,可天生自带暖男属性的念慈,很容易让人亲近。

  “念慈哥!”

  顾长思乐了,哪怕不大喜欢亲近人,小少年还是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嗯,还不错。”

  念慈松开他,伸出手抱了他一下。

  他这招是跟若兰姑姑学的,因为当初他的父亲就有心理疾病,所以对待顾长思,他显得更容易让人亲近。

  在顾长思还没有反感的时候,念慈松开手。

  “还以为一个假期都要看不到你了。”

  念慈永远都是那个体贴的小少年。

  “去,快去看看你哥哥。”

  楚四坐在床上,似乎有点儿不好意思。

  莫名就有一种“待嫁”的局促感。

  这种该死的感觉真是尴尬透了。

  顾长思小心翼翼的。

  “哥哥。”

  小少年带着一种试探,不是试探这个人还是不是他哥哥,那是毋庸置疑的。

  无论他是楚四,还是唐四,他永远都是他那个哥哥。

  哪怕犯错要挨打,哪怕……有点儿小丢脸呢,这个人,永远都是他的哥哥啊。

  他试探的是,这个哥哥的情绪是否稳定,这个哥哥是不是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淡然。

  来之前,他甚至做好了见到一个哭的双眼红肿需要他来保护的哥哥。

  其实,心底里还是挺期待的。

  结果,画风不对啊。

  楚四横了他一眼。

  “怎么的?

  回来还债啊?”

  顾长思:“……哥你这么说话没朋友你知道吗?”

  整个人都不好了有没有?

  他哥果然还是他哥,依然那么想咬他一口。

  “还债就还债,谁怕谁啊?”

  随身的小书包就准备扔下,结果刚要扔,想到他哥哥那条该死的不许冲东西发火的规矩,依然还是轻拿轻放。

  楚四赞许的看着这个弟弟。

  这个弟弟曾经那么别扭,别扭的让所有人都不喜欢,哪怕亲生父亲为了财产都选择了伤害他。

  结果如今这个弟弟虽然偶尔还耍小脾气,却是个已经能够融入大家的宝贝。

  是的。

  这个弟弟不光是他的宝贝弟弟,还是大家的。

  气鼓鼓的往床上一趴,顾长思憋屈道:

  “打吧打吧,我就是来还债的。”

  要是哥哥能打他一顿发泄出去那些痛苦和挣扎,他是愿意的。

  顾长思从来都是个聪明的孩子,他用一种近乎于胡闹的方式,在用自己的方式让他的哥哥放松。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

  念慈捅了捅楚一,楚三和小四儿对视一眼,都乐了。

  “戒尺没拿呢,打你我不手疼啊?”

  楚四憋着笑,故意开口。

  “再说咱们家挨揍都要脱裤子的。”

  他随手甩了一巴掌,“我知道你有没有作假啊?”

  顾长思纠结了。

  挨打不怕。

  挨戒尺打也不怕。

  在哥哥面前脱裤子也没有什么。

  问题是,在这么多哥哥面前脱裤子挨打,是不是有点儿丢人啊?

  不管了,丢人就丢人。

  反正哥哥没事儿就行。

  顾长思猛地爬起来,跑到自己床头摘了戒尺。

  房间里其他几个都懵了。

  “来真的啊?”

  楚三撞了自家大哥一下。

  楚一还没开口,就看到顾长思跑到门边,把房门从里面反锁了。

  念慈嘴动了动,是不是玩大了啊?

  楚一张张嘴,“长思啊……”

  “都是自家哥哥,怕什么?”

  顾长思就像是给自己做心里安慰似的,把戒尺强塞到发呆的哥哥手里,一咬牙、一闭眼,手就搭在了裤腰上。

  所有人的心都提起来了。

  楚四一把搂住弟弟。

  “臭小子,还真准备挨打啊。”

  小四儿笑,想忍着,又忍不住那种。

  “唉我说你……”

  顾长思本来就小脸通红,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脱裤子挨打,他顾家小少爷不要脸面的吗?

  结果呢?

  这个人不但不领情,还笑话他。

  顾长思气的小脸都狰狞了。

  “清零!”

  他恶狠狠的说。

  聪明的顾少爷,到底出身商业人家,一瞬间就给自己争取了最有利的。

  “那怎么行?”

  楚四从来都是最好的商业天才。

  “一码归一码。”

  顾长思就低头瞪着他。

  “你欺负人!”

  小少年的眼睛红了。

  他担心了那么久,听到消息就没睡着,然后等了一夜半天才等到飞机,饭都没顾得上吃就跑回家里。

  他都不要面子了,结果他还欺负自己。

  知道哥哥找到亲生父母的时候小少年没哭。

  知道要丢脸挨打的时候也没哭。

  结果这会儿就哭了。

  楚三都看不下去了。

  “小四儿你够了啊。”

  谁都看得出来顾长思对楚四的保护,结果回来就把人家欺负哭了。

  “就是啊,不许你欺负我们长思。”

  念慈搂过眼泪打转的小少年。

  楚一抓着楚四就拍了两巴掌。

  “大哥给你报仇了,别生气别生气。”

  搂了搂顾长思的肩膀,“别哭别哭,要不咱们把你哥按着揍一顿?”

  顾长思倔强的仰着头,不想继续丢人。

  楚三跟大哥对视一眼,哥俩一左一右抓住小四儿。

  “大哥、三哥不是吧?”

  小四儿可怜兮兮的,“长思,哥跟你闹着玩呢,真要打啊?”

  说话的功夫已经被按在床上了,三哥的手都搭在他裤腰上了。

  小四儿真开始挣扎了。

  再成熟的人,遇到这种事儿也不想丢脸啊。

  他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

  “唉哥、哥,念慈哥救命啊,长思快帮帮我。”

  小四儿伸手去保护裤子,结果双手都被按住了。

  “哎呀,哥你们来真的啊。”

  小四儿急了,开始踢腿。

  “哥、别、别啊哥……”

  完了完了,嘚瑟大发了。

  结果念慈那边不慌不忙的塞给顾长思一根戒尺,“来,让他欺负你,咱们打回去。”

  拿着顾长思的手,念慈在小四儿身上敲了一下。

  那边楚三还虚张声势。

  “哎呦不对啊,裤子没脱。

  长思你别急,咱们这就扒了他裤子揍。

  狠狠揍。”

  楚一也道:“对,让他总揍你,咱们今天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顾长思见他们演的跟真的似的,突然笑了。

  “不要!”

  挣脱了念慈哥的束缚,小少年就趴到了自家哥哥身上。

  “我才不要打我哥呢。”

  小少年特别得意,还蹭了蹭他哥的侧脸。

  “哥,我保护你!”

  欢欢笑笑的,孩子们用他们自己的方式保护着小四儿。

  晚上,林晓花抱了抱儿子。

  “去吧,你唐爸爸、姬妈妈在家里等着你呢。”

  林晓花已经看到了大门口的唐国庆夫妻,哪怕再不舍,也要让孩子离开。

  顾长思就在旁边看着,他要跟哥哥一起住过去。

  哪怕只是暂时的,他也要陪着哥哥。

  小四儿没哭,这都好几天了,该掉的眼泪也掉过了。

  “明早我要吃猪肉酸菜馅的大包子。”

  小四儿仰着头笑,依稀间还是那个爱吃的小胖子。

  林晓花也笑了。

  “好,猪肉酸菜馅的包子,少放酸菜多放肉。”

  “嗯!”

  小四儿重重点头。

  林晓花就轻轻推了推他。

  “去吧。”

  仿佛小四儿只是去隔壁跟叶安去住一宿而已。

  其实,孩子并没有离开啊。

  林晓花都不知道自己在矫情什么。

  身后一个高大的男人靠过来,楚天南一直躲在房间里没出来,轻轻拥住了媳妇。

  “孩子就在咱们隔壁,天天能看到的。”

  楚天南低声哄着。

  “你就当咱儿子提前住校了,你这么哭,让小四儿看到了该笑话你了。”

  楚天南低声哄着。

  “孩子们还看着呢。”

  “爱谁看谁看。”

  林晓花任性开口。

  楚天南这下是真乐了。

  “你这样,等明年念慈和欢欢上大学你咋整?”

  对欢欢,自家媳妇的感情可能还稍微差一些,可是对于念慈那个小子,那也是跟亲儿子一样。

  念慈可是从出生开始就跟他家媳妇生活在一起的。

  “我搬家过去陪着。”

  自家媳妇又任性了。

  楚天南叹气。

  我家媳妇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任性可怎么办?

  得宠啊!

  自己的媳妇,闭着眼睛也要宠到老啊!

  “你搬家跟去了,那我咋整?”

  楚天南是真委屈了。

  不要孩子们也就算了,难道他也要被扔下?

  在自家媳妇面前,楚天南从来都是那个能委屈、能撒娇、小心眼加爱生气的男人。

  “我管你?”

  林晓花哼了一声,瞥到孩子们在看着,就准备往屋里去。

  楚天南这次真不干了。

  “媳妇你变了!”

  依稀间这话似乎有些熟悉。

  楚天南却不管那些。

  “以前你最在乎我了,现在你竟然……”

  “楚天南你够了啊!”

  林晓花拎着他耳朵,“不嫌丢人啊,孩子们都看着呢!”

  楚天南:“……”

  所以说,怪我喽?

  这边两口子的闹腾,让孩子们松了口气,仿佛一下子吹散了不少离别的哀伤。

  而另一边,唐国庆和姬红鱼激动的看着眼前的儿子。

  “唉,来了啊!”

  姬红鱼努力挤出笑脸,可莫名的就是鼻子酸。

  小四儿张了张嘴。

  他其实心底里是想叫爸爸、妈妈的。

  既然小舅舅把人接来了,他知道,这对父母肯定是值得的。

  可问题是。

  叫不出口啊。

  于是乎,他牵起嘴角,笑的很不自然。

  倒是顾长思叫了一声“叔叔、阿姨好。”

  又保护性的贴着哥哥,“我哥他容易害羞。”

  这个机灵的小子啊,什么时候都想保护好他哥哥。

  “是、是,四儿长得像你阿姨,你阿姨年轻时候也容易害羞。”

  唐国庆脑子里一片空白,想要亲近亲近孩子,又紧张的不知所措。

  这还是孩子跟他们第一天回去住。

  哪怕这几天天天见面呢,此时那种难言的激动,是旁人无法理解的。

  “胡说什么呢?”

  姬红鱼拍了他一巴掌。

  “我没胡说!”

  唐国庆鼓着腮帮子,那么大的男人,卖起萌来,还别说,跟小四儿像极了。

  顾长思都呆了。

  哪怕小少年知道不可能认错,还是忍不住道:“像!”

  只这一个字,让唐国庆两口子激动的什么似的。

  “是吧,我就说太像了。

  你瞅瞅这眉眼,是不是特别像你阿姨。”

  话是对顾长思说的,可是唐国强还是紧盯着儿子。

  顾长思看了看自家哥哥,又看看明显比他们哥俩还紧张的唐国庆两口子。

  这时候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啊。

  “是挺像的。”

  小四儿的声音出来,吸引了三个人的目光。

  只是隔了陈家和叶家的两栋别墅,小四儿甚至看到了两家阳台上关心他的兄弟姐妹们。

  小四儿笑着挥挥手。

  姬红鱼顺着儿子的目光望过去,有些感慨。

  知道孩子在这边过得很好,不管是物质还是别的什么。

  可是亲眼看到,姬红鱼还是挺感慨的。

  或许对于他们夫妻来说,分开的十几年是痛苦的。

  可至少对于孩子来说,那十几年里,他是得到了足够的爱的。

  姬红鱼很庆幸,孩子是到了这样的人家里。

  作为母亲,她的痛苦无所谓,看到这样完美的孩子,她觉得过去的那些,就让它都过去吧。

  因为她的儿子,过得并不痛苦。

  所以她是真心感激林晓花两口子的。

  见面的第一眼她就知道,她根本没有办法拒绝一个母亲的请求。

  所以,哪怕他们家的生意大部分在南方,她们两口子还是选择留在了这边。

  孩子已经习惯了北方的生活,那个老家其实并不适合孩子读书,孩子正是关键的几年,人家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他们不能私心一下子就带走了。

  终于到家了。

  唐国庆两口子把儿子送到门口。

  第一次推开门,小四儿和顾长思都震惊了。

  一模一样。

  就连房间里的四张床都跟林晓花家里那边他们住的是一模一样的。

  小四儿觉得自己已经算是半个成年人了。

  鼻子又算了是怎么一回事儿?

  陌生人啊。

  完全的陌生人呢。

  楚四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唐国庆有些紧张。

  “不喜欢吗?”

  这房子,是他要求要弄成一模一样的,哪怕其实这边的装修本来就一样,可他们还是选择了一样的装饰。

  小四儿摇摇头。

  姬红鱼紧张了。

  “那是……”

  小四儿猛地回头,突然鼓起了腮帮子。

  “我就是觉得,叫楚四还好,要是叫唐四……”

  他第一次没有避讳那两个血脉相连的人的目光。

  “感觉有点儿江湖呢……”

  小少年鼓着腮帮子的样子,像极了之前的唐国庆。

欢迎大家访问:叶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yzxiaoshuo.com/book/61370/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