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绾,你站住。”看到东姝抱着书本走过来,涂心玲怒喝一声。

  东姝听到声音,半点不慌,转过身看了看,然后笑了。

  原主长的还不错,此时一笑起来,还透着几分明媚的暖意,只是开口的话,却气得涂心玲想当场打人。

  “呀,后妈早上好啊。”东姝的语气含着一丝浅浅的笑意,眉眼却是格外的平静。

  涂心玲被这一声后妈噎的,整个人杵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这会儿走读生陆续的开始进校门了,看到这边的热闹,也悄悄的竖起了耳朵,过来听热闹。

  涂心玲来给江凝思和江非淮开过家长会,所以很多学生,对于这个总是打扮的跟个爆发户一样的女人,印象还比较深。

  当然,有些是江凝思的备胎,觉得这是丈母娘,得认识一下,便记住了。

  东姝一声后妈,让备胎们心里十分不舒服。

  “江绾,你怎么跟长辈说话呢,这也太不尊重人了。”

  “就是啊,不管怎么样,叫一声阿姨不过分吧,这么没有家教,果然小地方出来的。”

  “这也太没有礼貌了吧。”

  ……

  有些人,永远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那种。

  自认为自己是正义路人,说话的时候,都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身披正义的霞光一般。

  涂心玲原本还生气着呢,这会儿一听几个男同学这样说,不由得意的扬了扬头,又挺直了一个自己的身板。

  东姝站在一边,面上还是平静一片,开口的声音却是染上了几分讽刺:“要我提醒一下你吗?同学,这位当年小三上位,逼得我妈跟江先生离婚,然后上位成了我后妈,我如今叫一句后妈,算是给她面子,没当场手撕小三,已经是我最后的温柔。”

  一听东姝这样说,涂心玲的面皮又要挂不住了。

  “而且小地方惹你了,没有小地方种田养猪,你觉得自己天天吸空气,喝西北风,就能长这么大?”东姝看着那个说话的男生,面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男生被说得一下子涨红了脸,站在那里,手足无措,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回应了。

  “我怎么没有礼貌了,我妈教过我,要懂得礼义廉耻,不巧的是,我的后妈当年小三上位,实在不能入人眼,我如果尊重她,怎么对得起我死去的妈妈呢?我的礼貌只给值得尊重的人,有些人,她不配。”最后三个字,东姝咬了咬重音。

  “至于,尊不尊重长辈的,有些人德不配位,年纪活到狗肚子里去,算不得长辈。”东姝一句一句,全部回敬回去。

  几个原本还觉得自己很有理,很有气势的男生,这个时候,被东姝噎在原地,怎么样也说不出话来。

  东姝句句在理,比他们这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更厉害。

  他们……

  说不过,说不过。

  “江绾,你怎么变成这样?”江非眠一看,舆论已经对他们不利,马上站了出来。

  这是涂心玲手底下第一好狗,可惜了原主曾经还期待着,从他身上感受到亲情。

  此时的江非眠不似是之前那般清风朗月,潇洒帅气。

  因为怕伤口未全好,见了风,头上还包了一圈,其实整个人也挺狼狈的。

  东姝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笑了笑道:“我变成什么样了?我从前又是什么样?说的像你记得似的。”

  “江绾,你……”一听东姝这语气,江非眠便气不过,想开口。

  下一秒,却被东姝轻飘飘的噎了回来:“当年父母离婚的时候,你是五岁,还是六岁?想来应该记得些什么吧,不过看你如今这样,把小三上位的后妈当成了亲妈,把她的儿女当成亲弟弟妹妹,也不怕把咱妈气得从地底下钻出来找你。”

  一句话,像是一滴油落进了水里。

  在围观的学生里直接炸开了。

  从前他们一直以为,江非眠是江凝思的亲哥,毕竟对江凝思是真的好。

  很多学生,还曾经眼红的表示,国家欠他们一个亲哥哥。

  可是如今一听,江非眠是江绾的亲哥,而不是江凝思的,可是如今他对于小三上位的后妈,还有小三带过来的妹妹,比对自己的亲妹妹还好,这……

  学生们心情复杂,江非眠差点没气出个好歹。

  他不太明白,之前看着柔弱可欺,又怂又老实的东姝怎么变成了这样?

  怎么变成了这样?

  还不是你们这群魔鬼逼的吗?

  “姐姐,你别生气了,妈妈也只是生气你欺负非淮,非淮毕竟年纪还小,你怎么能下这么狠的手,你……”江凝思一看全家都被噎住了,她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女神柔弱可怜,又差点垂泪,倒是引得一众暗恋女神的男生,心痛不已。

  只是还不等他们站在至高点上,去攻击东姝的时候,却听到东姝挑了挑眉,似是不太明白的说了一句:“江凝思,说话就好好说,说半句,留半句是什么意思?语文没学好,不知道该怎么样表达自己的意思?还是故作白莲,有意让同学们自己去脑补猜测,然后好为你出头啊?”

  被东姝无情揭穿了自己的心思,江凝思面上一阵红一阵白,面色变了变,想说的话,却怎么样也说不出来了。

  江凝思觉得自己再说一句,东姝能直接怼死她十句。

  “怎么叫我打了江非淮,他挨打跟我有什么关系,出事儿不报警,就想着来找我的麻烦?是觉得我柔弱可欺,还是觉得长得像背锅侠,什么锅都能背吗?”东姝理直气壮的样子,可是看不出来,像是干了心虚之事的样子。

  同学们不由开始自己思考,反思。

  而江元在那里站了半天之后,却是猛一喝:“够了,江绾,你今天别去学校了,去医院给非淮道歉。”

  “说说原因。”东姝却是半分不怕江元,只是笑了笑,反问一句。

  “打了人还不承认,你妈这些年就是这样教你的?”江元颇带着几分心痛的开口,顺便把原主的妈还拉出来溜场了。

  对此,东姝轻嗤一声,只说了一句:“提我妈,你还不配。”

  说完,东姝就打电话报警了。

欢迎大家访问:叶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yzxiaoshuo.com/book/61172/2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