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尔扎哈很忙。

  因为恕瑞玛的统一,虚空在恕瑞玛的行动不得已只能转到地下,大规模对地疝的献祭已经并定义为违法行为,触犯者会遭到最严酷的惩罚,在这种情况下,玛尔扎哈只能要求在恕瑞玛的教团由明转暗,蛰伏以等待时机。

  反正恕瑞玛的地方够大,总归是有教团生存空间的。

  而玛尔扎哈本身则是带着自己好不容易培养出的虚空之种,想要找个新的突破口。

  按照玛尔扎哈的本意,他是想在诺克萨斯释放虚空之种的在他的了解中,黑色玫瑰的覆灭导致诺克萨斯的政局虽然不至于垮掉,但总归比较动荡,人心惶惶之际,自己火中取栗的成功可能性要高上不少。

  但很可惜,斯维因对于一切形式的宗教和祭祀活动都抱有极大程度的戒心,所以当玛尔扎哈刚刚有行动,就直接碰壁之后,虚空先知很快意识到,在诺克萨斯搞事的收益很有限。

  诺克萨斯可都是狠人就算是玛尔扎哈在某个大城市释放了虚空之种,将整个城市的人都感染了,恐怕诺克萨斯当局会当即下令被感染者为敌人,直接把他们当作武勋。

  在诺克萨斯,人头是很值钱的,一旦出现那样的情况,恐怕到最后,除了诞生几个新的功勋贵族外,诺克萨斯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什么,你说一座城市的人死光了?

  不好意思,诺克萨斯是典型的大政府,城市的人死光了,那就迁徙人口过来好了,你敢不来吗?

  这种情况下,玛尔扎哈思索了很久,最终还是没选择给诺克萨斯人找麻烦,或者说他自忖没法找诺克萨斯人的麻烦投放虚空之种也许会削弱诺克萨斯的力量,但玛尔扎哈的本意是传播虚空的意志,诺克萨斯的强与弱……有什么用呢?

  索性前期的准备工作都完成了,在弄清了绝对不能在诺克萨斯搞事之后,玛尔扎哈的虚空种子也准备好了,本着废物利用的原则,他借助了一点诺克萨斯的力量,将那几个家伙送到了皮尔特沃夫。

  本想着能够趁机控制皮城的高层,可惜他们还是有点脑子的,最终虽然有点不甘心,但玛尔扎哈还是利用虚空种子在皮尔特沃夫狠狠的搞了一次大的,数个街区被毁灭,皮城遭受重创,甚至连最高委员会的主席都只能引咎辞职。

  而卡密尔离开的时候,就是玛尔扎哈收获的时候了。

  当信息被部分公开之后,对于虚空的恐惧就开始在皮尔特沃夫出现了,而玛尔扎哈怎是无比期待的注视着恐惧的蔓延。

  在玛尔扎哈看来,恐惧……是一种无比优秀的工具。

  毕竟想要忽悠人,就要先让对方丧失理智而恐惧,就是最容易让人失去理智的手段。

  玛尔扎哈坐视着恐惧在皮尔特沃夫蔓延,甚至可以的话,他还会召唤一些“可爱的”小宠物,让更多人学会对虚空心怀畏惧。

  而心怀畏惧,就意味着有心理的防线有漏洞,玛尔扎哈只要找到了这个漏洞,那就能将虚空的教义传播到整个皮尔特沃夫,然后通过皮城的地缘,将这种恐慌继续传播下去。

  如果可以的话,玛尔扎哈很乐于见到当皮城人听说虚空的时候就心怀恐惧,那意味着不管怎么做什么,皮尔特沃夫都不会有人在阻止。

  可惜,皮城佬太谨慎了,玛尔扎哈找了好几次机会,都没能找到皮尔特沃夫新首领,无奈之下,他只能一面继续在地下壮大着自己的组织,一面打听着到底谁才是接任者。

  奥莉安娜继任皮城最高委员会主席的消息算不上什么绝密,所以玛尔扎哈很快就得到了确切的消息然后,这位虚空先知发现,自己似乎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

  卡密尔在哪找到的一个小丫头?

  虽然在暗暗告诫着自己不要放松警惕,但在奥莉安娜的就职仪式后,玛尔扎哈还是真真正正的松了口气

  既然继任者是个菜鸡……那自然要抓紧机会发展教派的实力了玛尔扎哈亲自为接下来一段时间皮城的工作制定了计划。

  既然皮城人怕了,那自己就要大胆一点,争取得到更多人的信仰。

  于是,布道开始了。

  玛尔扎哈的口才自然是不错的,否则他怎么可能成为虚空先知虽然因为安全的原因,玛尔扎哈没有直接出现在了,但就算隐居在幕后,虚空先知也迅速拉扯起了个一个教团的雏形。

  利用着皮城人对虚空的恐惧,玛尔扎哈驾轻就熟的弄出了一个教团,核心就是“入教不怕虚空”。

  结果教团发展的迅速完全超乎了玛尔扎哈的预期,虽然皮城人看起来只是仅少量不必要的外出,但实际上,他们对虚空的担忧已经到达了谈之色变的地步,以至于这个教派刚刚诞生,就比当初虚空血肉传播还快的速度传开了。

  甚至玛尔扎哈发现,自己编篡教义的速度都赶不上信徒们研究的速度……

  这始料未及的速度让玛尔扎哈不得不花大量的时间去精心定义那一条条的教义,同时让整个教团看起来像是政治投机者的把戏只有这样,他才能骗过皮城最高委员会的耳目,让教团在这里生根发芽。

  很快,这个被命名为“无惧”的教团就在皮尔特沃夫流行了开来,作为教团实际上的领袖,玛尔扎哈非常意外的看见了皮城人的另一面在被打破了表面上的骄傲之后的那脆弱的一面。

  而见到了皮尔特沃夫的另外一面之后,玛尔扎哈原本所计划的目标已经不能满足他了,眼见着大批大批嘴上坚持着进步的皮城人暗地里对可能到来的危机充满了恐慌,虚空先知觉得这也许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一个召唤真正虚空的机会。

  虽然理论上说,即使献祭了整个皮尔特沃夫也不可能让虚空的入口在这里打开,但有了这些忠诚的信徒,也许玛尔扎哈可以召唤一个足够可怕的帮手也说不定。

  微微眯起了眼睛,玛尔扎哈似乎想起了自己曾经的狼狈,他沉吟了片刻,最终下定了决心。

  “是时候让真正的恐惧降临了。”

欢迎大家访问:叶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yzxiaoshuo.com/book/56791/1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