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

  光头保安骤然出脚,踢向桌子,平地刮起一阵狂风,声势骇人之极。若被踢中,桌子怕是立刻就要粉碎,木屑射向四面八方,一桌子人都得遭殃。

  “找死!”张麻子大怒,拳头如炮弹出膛,轰向光头保安的膝盖处,但是已经迟了一步。眼见桌子就要击中,千金一发之际,背对着光头保安的大象突然出手,闪电抓住了光头保安迅若奔雷的一脚。

  波涛汹涌刹那平息,一切恢复风平浪静,巨大的反差让看热闹的人产生了一种荒谬之感。

  “滚!”光头保安眼中厉芒一闪,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一身本领,八成在脚上,敢抓他的脚的人,都死的很惨。

  不过等他一发劲,立刻感觉不妙,火山喷发般的力量涌过去,如石沉大海。那只抓住他脚踝的手,比钢筋还要坚固,纹丝不动。

  他看向大象,刚好大象也回头,一双半是童真半是冷漠的眸子让他脑海一震,如遭雷击。天使与恶魔,蓦然他想起了这个词。接着就是天旋地转,他压根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失去了知觉。

  砰——

  整个利群酒楼巨震,仿佛被从天而降的流星砸中。大厅中,近百个高手,无法置信的看着轻描淡写把尸体丢掉的大象,不少人脸色隐隐苍白。

  光头保安一个黄金器中期的大高手,就这样被砸死了,全身骨头断裂,无一完好,五脏六腑变成了一团浆糊,坚硬的脑袋变成了破碎的西瓜,红的白的,溅射的到处都是。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上,粉碎的人形印记无声地诉说着承受的力量有多大。

  光头保安的手下,已经做出了出手的动作,此刻全部僵硬在原地,一动不动。脸上全是惊恐,虽然大象重新背对着他们坐下,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手,汗水顺着额头流下。

  “把你们老板叫出来,就说我们少爷有请。”张麻子一拳落空,却不敢有半点怨言。虽然他加入平安军团的时间不长,但是也知道,有几个人是不能得罪的。第一是刘危安的女人,这点不需要讲,第二就说大象和白疯子,两个人的战斗力滔天,打不过。特别是大象,打得过也别打,那是刘危安的绝对心腹,不管打的赢打不赢都会倒霉,最好的做法就是敬而远之。

  保安们你看我我看你,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却又担心张麻子会生气,那表情,精彩无比。

  “想见我们老板,还得看你家少爷有没有资格。”一把苍老的声音响起,继而人影晃动,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老者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身体由虚变实,最后完全显现。看见此人出现,保安们的神情一下子轻松起来,恭恭敬敬弯腰:“总领!”

  “你们下去,这里用不着你们。”老者挥挥手,保安们如蒙大赦,迅速退出大门。

  “你是什么人?”张麻子心中警惕,老者这一手轻功,让他望尘莫及,脸上却是桀骜不驯的神情。在遇到刘危安之前,他也是一方霸主,手下小弟无数,这个老头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但是他并不害怕。

  “老朽添为利群酒楼的总领管事兼保安部部长。”老者含笑道,深邃的目光看似在看着张麻子

  ,实际上更多的是关注桌子上坐着的人。

  “原来是一个小总管。”张麻子眼睛一翻,愈发的不屑,“要知道,就算是杏江道的道主见到我们少爷也不敢怠慢,利群酒楼一个小小的老板,竟然说我家少爷没有资格,你知不知道,就你这句话,已经惹了大祸。”

  “敢问这位少爷如何称呼?”老者眼睛眯起看着刘危安,脸上的笑容依旧。

  刘危安平静地看着他,没有说话。李恶水倏然起立,走到老者面前,用很诚挚的语气道:“给你两个选择,你去叫你们老板出来,或者我亲自去叫。”

  “先生稍等,我去请我们老板出来。”老者的眼睛在李恶水的手指搭在剑柄上的时候缩成了最危险的锋芒状,死亡的气息如同毒蛇爬上了脖子,他有一种感觉,如果不是按照李恶水的话去做,必死无疑。

  李恶水的手指从剑柄上移开的时候,老者仿佛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多谢!”李恶水微微点头,风度翩翩。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鬼手!”

  谁也没想到,一直笑意满面的老者会突然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雷霆万钧,利群酒楼忽然变成了森罗地狱。百鬼哭叫,群魔乱舞。

  实力低一点之人,诸如服务员,惨叫一声,七窍流血而死。实力强大的进化者也是头疼欲裂,痛苦无比。

  首当其中的李恶水承担了绝大部分的压力,两条黑色的恶龙腾空而来,所过之处,虚空开裂,电闪雷鸣,恐怖无比。

  李恶水脸上平静,漆黑的眸子眯着一条缝,锐利无比的精芒盯着呼啸而来的恶龙,在距离逼近三米的时候倏然出手,舌战春雷。

  “拔刀术!”

  黑暗之中,所有人都看到了一抹雪亮之极的剑芒划过天地,天地骤然分成两半,黑暗如看见了太阳,刹那褪去,露出利群酒楼的面貌出来。

  一声痛苦的惨叫从半空中传来,众人抬头,只看见瞬间远去的老者的一个背影,却有两只手掌连带一蓬鲜血落地。

  再看李恶水,长剑已然归鞘,仿佛从来没有拔出来一般。

  “让我出手,那个老头肯定跑不掉。”张麻子不爽李恶水抢了风头。李恶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坐回自己的位置。

  满大厅的进化者猛然发现了一件事,所有人的桌椅都翻到了,老者的鬼手幻境太厉害,以至于每个人都失态,把桌椅弄翻了,唯独一桌列外,那就是刘危安的一桌。除了起身对敌的李恶水,其他人连坐姿都没有发生变化。

  这代表什么,在场之人已经不敢想下去了,不过,再没有人认为刘危安等人是乡巴佬了。

  ……

  利群酒楼的后面就是利群集团的总部,当然,这是新总部。老的总部在黑月省,已经和卢家没有关系了。

  利群集团属于卢一阳的私人集团,虽然挂着卢家的名头,但是财富基本上掌握在卢一阳手上,每年只是拿出很小的一部分收益出来应付家里的长老团就可以了。因为他老爹是家主,这种不合理的事情也变得合理起来了。

  以前,卢一阳很少操心集团的事情,因为有职业经理人帮忙盯着,人家比他专业。如今是末日,很多以前通用的商业规则变得不合时宜,职业经理人跟不上时代了,于是他只能亲自出马。大部分时间,卢一阳都是呆在总部大厦里面,家都很少回。

  不知道的人以为他工作多么努力,其实他自己心中清楚,他是忌惮卢静江这一脉。卢静江年纪比他大了近两轮,实际上两人是同辈。在卢家还没有没落的时候,他卢一阳在卢静江面前是占绝对的优势,现在情况反过来了。

  虽然他是主脉,从小就被当做家主来培养,不出意外,下任家主会是他卢一阳。但是在杏江道,他没有那种权利尽在手的感觉,相反,在这里,处处受制于卢静江。很多事情,卢静江不点头都做不了。

  主脉的权威受到了极大的挑战。卢静江对主脉没有任何不敬的地方,表面工作做的特别好,但是杏江道从上到下都是卢静江的人,下面的人怎么可能听主脉的?除非把所有人都换掉,否则根本无解。

  主脉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和卢静江翻脸,暂时没有办法的卢一阳只能躲到利群总部来,眼不见心不烦。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个道理想必不需要我来再说一遍。主弱仆强,迟早会生祸害。如果我所料不错,卢静江会借助这次危机来对主脉施压,最大的可能性是和刘危安合作。”红眼将朱克杨不紧不慢道。

  他的普通话很不标准,但是配合神态和语气,却有一种难言的感染力。他的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进来!”卢一阳坐在主位上,背靠着老板椅,眼睛看着天花板,注意力却神飞天外。进来的人是从小跟着卢一阳长的的跟班,卢崇久。这间办公室可以进来的人不多,卢崇久是其中之一。

  卢崇久实际年龄比卢一阳大六岁,看起来却比卢一阳大一辈,面相很着急。他看见办公室还有其他人,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快步走到卢一阳身边,对着耳朵小声说了几句。

  红眼将朱克杨偏过头去,示意无意偷听,不然的话,这点距离,除非卢崇久会传音入密,否则难逃他的耳朵。

  “卢静江!”卢一阳哼了一声,脸色变得很难看。

  “有什么需要朱某帮忙的吗?”红眼将朱克杨回过头来看着卢一阳,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却知道对自己有利。

  “卢静江果然建议长老团与刘危安合作,他倒是积极。”卢一阳目光阴冷。

  “长老团同意了吗?”红眼将朱克杨问。

  “还没有,不过,很多人已经意动了。”卢一阳的脸色很不好看。

  “既然如此,留给卢少爷的时间不多了,卢少还得早做决定才行。”红眼将朱克杨诚挚道。

  “这点不需要你提醒。”卢一阳扫了红眼将朱克杨一眼,有些不悦。

  “谁?”红眼将朱克杨正要说话,猛然回头。只见办公室的大门被人撞破,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跌了进来,赫然是一个灰色长袍的老人,双臂在手肘的位置被人砍断,光秃秃的留着鲜血。

  “卢总管!”卢崇久失声。

欢迎大家访问:叶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yzxiaoshuo.com/book/46575/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