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孔雀东南飞

小说:无限灵药圃 作者:香椿叶咸菜 我要报错
  当李毅来到王家染布坊时,整个王家挂满了白绫,沉浸在痛苦的哀悼之中。

  来来往往的人群都是前来祭拜,门口站着的则是一脸痛苦的东来,此时的他作为管家正在招呼原来吊唁的人群。

  “东来。”

  东来对这里一拱手行礼道:“见过李公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叹息,拍了拍东来的肩膀:“哎,节哀顺变。”

  东来点了点头道:“多谢,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李公子能够去帮我劝一下姑姑,姑姑她老人家现在……哎。”

  “我明白,放心。”

  说完迈步朝着大院走去,刚进门,迎面走来的则是卓云。

  看到李毅到来,快步走来,口中问道:“李兄,你怎么来了?”

  “废话,人都死了,我再不来等还要到什么时候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李毅道。

  卓云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丝毫没有因为王子服的死亡而伤心。

  “放心,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这点李毅的确是放心,其实在来之前李毅就已经确定王子服不可能死的。

  要知道自己在离开之前可是留下了三枚天香续命丹,如此灵丹在此,要是还真的让人给死了,那就说明卓云就是头猪了。

  “我先进去看看,一会儿再给我细说。”

  “好。”

  大唐的正中央摆着一尊红褐色的棺木,旁边的灵牌写着‘爱子王子服之灵位’几个大字,两旁烧着白烛。

  婴宁披麻戴孝跪在一旁烧着黄纸,一直强势的王夫人此时也是目光呆滞,头发花白,跪坐在一旁喃喃自语,不知所云。

  爱子死亡对他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说实话,王夫人的情况与自家有些类似,在子服幼年时便已守寡,王子服就是他的根基所在,是他唯一的支柱,而现在这根支柱倒了。

  李毅神十扫描,棺材中的确躺的是王子服,面色惨白,气息全无,与死无异。

  但李毅却能够清晰地感知到一点点生命气息依旧在胸口盘旋,在吊着他的性命,而且这气息在不断的壮大。

  天香续命丹的威力李毅比谁都了解,有着这颗灵丹续命,不用想了,死不了。

  不过做戏还是要做全套的,点燃三炷香,鞠躬、行礼、上香。

  “伯母,人死不能复生,还请节哀。”李毅心情‘沉重’的说道。

  王夫人依旧瘫倒在地,口中喃喃自语不知所云,好像世间所有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跪在一旁的婴宁双目如同桃子一般,早已哭得红肿。

  慢慢的爬起身,来到棺木旁边,看着躺在棺材中神情安详地王子服,眼泪不自觉的再次流了下来。

  “子服,你快醒醒,起来啦,你还答应我要去庙会呢!你怎么可以这么不守信用,你起来好不好,我们要一起吃好多好吃的呢!这些都是你答应我的,你忘了吗?子服,你可不能食言。”

  李毅将目光撇向一旁的卓云,直接传音说道:“什么情况?婴宁怎么会哭得这么伤心,你难道没有给她说。”

  卓云也传音说道:“当然不能说,力求真实,婴宁要是知道了还能够如此伤心,只有这样才能消解他们婆媳之间的矛盾。”

  卓云一副我为他们好的表情让李毅嘴角直抽搐。

  难道你就不怕婴宁知道真相后把你给打死。

  不愧是耿直boy,这作死的能力真是强。

  不过想想婴宁好像也不一定能打过卓云。

  瘫坐一旁无神的王夫人突然之间站了起来,脸上满是狰狞的神色,上前一把将趴在棺材旁的婴宁推开。

  “滚开,不要缠着我儿子,你这个狐狸精,都是你,都是因为你,是你害死我儿子子服的,滚开,给我滚开。”王夫人怒声喊道。

  说完不甘心,更是快速上前一把抓住婴宁的头发,不停的扇打。

  婴宁瘫倒在一旁,痛苦的哭泣,没有任何的反抗,任凭王夫人打骂。

  “你这个妖精,我们一家都毁在你们的手中,我的姐姐,我的儿子,13年前害我失去姐姐,现在又害我失去了儿子,你们都该死,都该死。”

  声音凄厉,痛苦,而又充满了恨意。

  “没有,我没有,我没有害死子服。”

  “就是你,一定是你妖性大发害死了子服。”

  “呜呜,我没有。”

  得,又是一场婆媳大战。

  李毅与卓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一起,嘴唇微动,神识传音。

  “卓兄,话说你的剧本是如何编写的?”

  “什么?”

  “你不愿意告诉她们真相,现在他们有吵起来了,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做?”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经历过,我只是保证子服不死罢了。”卓云撇了李毅一眼,满脸无辜的说道。

  李毅:“……”

  李毅现在都有一种想要拍死卓云的冲动。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冲动。

  李毅再次询问道:“子服是怎么‘死’的?”

  卓云脸上露出一抹羞涩,期期艾艾的说道:“其实子服没死,昨天子服与婴宁外出,回来的时候子服就已经凉了,我当时以为他死了,赶紧给他服用天香续命丹,后来……后来我发现子服其实并没有死,他只是被人用法术封了死穴,看起来与死无异,最多不过三天便会醒来。”

  李毅突然有一种无力吐槽的冲动,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卓云。

  也许是被李毅看的有些尴尬,卓云再次传音说道:“我也是太过于担心而有失查看嘛!再说了……”

  后面的话在李毅的目光处置下实在说不出来了,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

  “谁给他封的死穴?”

  “应该就是曹秋道,这家伙为了得到婴宁的内丹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不过都被我挡下了,这应该是他又想的阴谋,以为我看不出来,哼,我可是紫和宗最出色的天才,这点小障眼法岂能挡住我的法眼。”卓云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要是能看出来就不会浪费一颗天香续命丹了。”

  李毅毫不留情的拆穿。

  看着卓云尴尬的神情,李毅摆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这也算是歪打正着吧!下面就让他们再演一出好戏。”

  “怎么演?”

  却建立一右手成剑指,在虚空中轻点,不多时一道灵符在空中形成。

  “虚空画符!”卓云一脸的震惊。

  不理会卓云的惊呼,李毅右手成长轻轻一推。

  “赦!”

  却见这灵符化作一道流光没入婴宁的体内。

  “李兄刚刚那是什么符?感觉好熟悉。”

  “傀儡符!”

  “哈?”

  李毅双目中闪过一道幽光,一直哭泣的浑身一震,脸上露出迷茫的神色。

  “李兄,你到底要做什么?”

  虽然有些疑惑,但卓云更多的是震惊。

  婴宁是什么人?

  乃是青丘的灵狐,一身修为更是不弱于自己,而眼前的李毅却仅仅只是凭借一道灵符就将其控制,其修为之强可见一般。

  “别说话,仔细看。”

  其实王子服一家的事情与李毅小时候学的一篇古文有些类似。

  《孔雀东南飞》

  文章自然是忘了怎么背的了,不过里面的一句话确是忘不了。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同样是夫妻恩爱,同样是母亲反对,最后的结局自然是双双殉情。

  而现在王子服已经‘死’了,婴宁要是也‘死’了自然也就符合《孔雀东南飞》了。

  还记得这篇文章最后一段话吗?

  两家求合葬,合葬华山傍。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仰头相向鸣,夜夜达五更。行人驻足听,寡妇起彷徨。多谢后世人,戒之慎勿忘!

  两家求合葬,焦仲卿之母自然已经悔悟,如此才是最好的结局。

  李毅操纵着婴宁缓缓站起身,面无表情,双目无神。

  有这种表情自然是李毅画符篆不到家,不过也可以理解,李毅乃是修的金丹大道,所画的符也只是在《玄真宝录》中学的,并不是专业的符修。

  不过在其他人看来却是心如死灰,毕竟哀莫大于心死,心已经死了,双眼自然无神。

  看着突然站起来的婴宁,王夫人心中一惊,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你想要干嘛,想要打我,我苦命的儿呀,看到了吗,你尸骨未寒,你这疼爱的妻子就要打她的婆婆,儿呀,你起来看看,起来看看啊!”

  ‘婴宁’低头朝着王夫人看了看,面无表情说道:“我不会打你,你是子服的母亲,不管你有多么不想看到我,但你也是我的婆婆。”

  扭头看了一眼躺在棺木中的子服,继续说道:“子服已经死了,我的这个世间的亲人也已经都没了,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子服,等等我,我怕黑,等等我。”

  今日是王府出殡之日,而王家又是制作香粉,贩卖布匹的商人之家,认识的人可是不要太多,从王夫人他们两个婆媳打骂开始,整个灵堂就已经聚满了人。

  别人家的家事自然不能插手,不过众人心中都有一个标杆,孰是孰非自然也看得清楚。

  听到‘婴宁’所说的话时,众人心中升起一股不祥之感。

  不知什么时候婴宁手中出现一把匕首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得刺入自己的身躯。

  白色的孝服瞬间被鲜血染红。

  “啊!”

  “啊!”

  “快救人。”

  一声声惊呼从众人口中传来,快速的朝着婴宁跑去。

  而此时英宁的脸色也是越来越苍白,双目中的神光慢慢暗淡。

  整个人跌倒在地,鲜血流出,右手朝着棺材的方向抓了抓,虚空中好像抓到了什么。

  口中声音弱不可闻,但依旧能够让众人听到。

  “子服,我来了,等我,等等我。”

  说完便没有了声息。

  李毅这个时候大声地说道:“我是大夫,起开,让我来。”

  众人自然认识李毅这位济世堂的大夫,赶紧躲开,给李毅让出一条道路。

  作为管家的东来更是急的上蹿下跳,一把跪在李毅面前,大声的祈求道:“李公子,快救救我家夫人,快救救她。”

  李毅没有答话,‘面色凝重’的快步走上前去。

  探呼吸、翻眼白、摸脉搏、看伤口……

  半晌之后李毅站起身,脸上露出‘悲痛’的表情,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抱歉,婴宁姑娘心存死志,这一刀刺中内脏,已经追随子服而去,哎!”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生无奈的叹息之中。

  众人一露出悲痛的表情,对于如此刚烈的姑娘也是充满了怜悯。

  “哈哈,死了,终于死了,哈哈,太好了,这该死的狐狸精,害死了我的儿子,现在让她偿命,我的儿子也能得到安息。”

  王夫人如同疯子一般,突然哈哈大笑,口中更是疯言疯语。

  但是此时这些话在灵堂之中却是异常的刺耳。

  终于一个年迈的长者看不下去了,手中的拐杖朝着地上狠狠的一戳,脸上露出厌恶的神色。

  “大胆恶妇,我王家怎么会出现了你这种东西,如此不识好歹、不分人心、不变善恶,子服尸骨未寒,现在更是在灵堂逼死新妇,当真是我王家的耻辱,咳咳。”

  说话太过于急躁,本就老迈的身躯更是有些气喘吁吁,惹得一旁的人快速的上前拍后背。

  “族老小心。”

  “对啊,族老不要动气。”

  “不要为着恶妇动气。”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王子服家中如何他们自然了解,婴宁这是什么样的人他们也清楚。

  族老的一番话让王夫人有些发懵,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你们是不是瞎,她是妖,是一只狐狸精,是她害死了我的儿子,是她害死了自己。”

  族老怒声呵斥道:“两人尸骨未寒,你竟还能如此狡辩,就算他是妖又如何,嫁入了我王家,那就是我王家的媳妇儿,只要谨守妇道,为我王家生儿育女,开枝散叶,那就有资格进入我王家的祖坟,哼!”

  李毅迈步上前,口中叹息一声说道:“见过族老,子服夫妻尸骨未寒,就不要让他们看到如此一幕了,当务之急还是让他们入土为安为好,哎,可怜两人大好年华,却共赴黄泉。”

  :。:

欢迎大家访问:叶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yzxiaoshuo.com/book/46497/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