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始写,俩小时之后更换过来,请见谅,谢谢。

  ……

  湛湛跟韩品就是这时候出现在楚家老四和老幺面前的。

  “幸好安排妥当。”

  湛湛给了韩品示意。

  而韩品也默默颔首。

  彼此心照不宣的对视之后,这对兄弟俩不约而同的松口气。

  “韩子禾”不远不近的跟他们身后,将他们的行动从始至终看了全面。

  怎么说呢!湛湛说的幸好还真不是夸张呢!

  要是老幺没有将那楚家老四扯到旁边说话,或者楚家老四在老幺出现在就出发的话,还真可能跟扛老三的湛湛走对面。

  所以,心慌的可不止湛湛自己,别瞧着韩品好像很冷静,但其实,他那心里也慌!

  幸好老幺出现!

  在听到湛湛感叹之后,韩品跟心里默默颔首。

  “哟!看来到的都挺齐,好像就差三哥!”看到湛湛韩品,楚家老四并没有跟他们打招呼,反而好像叛逆孩子似得,将那下巴抬的那叫个高!

  眼睛斜视着俩哥哥不说,胳膊环抱点着脚尖儿的动作,让她看起来不太规矩。

  别说见惯部队上整齐划一的举动的湛湛跟韩品咯,就是“韩子禾”跟老幺见她这般都不由自主的皱起眉。

  “就是欠管教!”跟老幺单纯的不满不同,“韩子禾”的愤怒,就有些叠加咯。

  大概是她所在世界里的老四也这般让人不省心。

  她都想不透是为啥!

  莫不是这对双胎就是让“韩子禾”跟“楚铮”很是头疼的存在啊?

  虽然这般说,但“韩子禾”自己都不认可,她这般想就是自嘲而已。

  摇晃头,“韩子禾”想将脑袋里那让她生气的形象摇晃下去。

  不过作用不大。

  “要是三哥还不过来,那……我就走,给你们亲兄弟姊妹留空间说话!”楚家老四拨楞拨楞剪短的秀发,努努嘴,“左右您哥几个也不待见我!”

  “你这是想让我跟哥哥妹妹待见你?”湛湛跟韩品还有老幺不同,他就不是轻易肯吃亏的。

  要说也是,他其实是韩子禾跟楚铮的第一个孩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三口之家就是俩大人外加个他,所以可以说家庭重心很大程度上都是偏向于他的,哪怕楚铮工作很忙,哪怕韩子禾也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等到韩品来到家里之后,他不是唯一的孩子,可他变成了家里最小的孩子,韩子禾和楚铮虽然都很重视韩品,但他们不是会为了一个孩子而忽略另外一个孩子的人,所以作为家里最小的他,实际上是多了哥哥疼爱。

  而韩品比同龄人都要成熟,他曾经经历的,让他懂得感恩,也懂得要珍惜,所以他对湛湛那份宠爱,是毫不作假的。

  他们兄弟间的情谊,就连老幺也不能及。

  湛湛当过自己家里唯一的小孩儿,还当了很长时间最小的孩子,所以他心里的傲娇度,就连老幺都难企及的,更不要说中间那对儿兄妹咯。

  所以他让不让着弟弟妹妹,完全看心情呢,毕竟头顶上的大哥将所有兄长的责任都扛上了,他轻松地很。

  而轻松惯了后,让湛湛像他哥哥那样有兄长的责任感,就不太可能咯!这是他可以毫无心里障碍的怼自己妹妹的重要因素呢!说起来,可能老幺都比他更懂得谦让兄弟姊妹。

  大概是湛湛的放飞自我,让楚家老四见识惯了,所以,她根本不惊诧。

  “我可没这么说!”楚家老四都不指望湛湛会让着她。

  要说面对大哥,她有自信能让对方气的说不出话,毕竟就算在心里怎么不待见她,她这大哥还是恨不能表现出自己公平的风格。

  可是她二哥……那就让人,很是一言难尽!

  若说将她家里这些兄弟姊妹做个解读,就不说旁人咯,她肯定毫不犹豫就给她这位二哥打上奇葩极品的标签儿!

  没瞧见这屋子里哥哥妹妹都在?可就偏偏是他排行这不上不下的哥哥说话呢!

  “你承认不承认,这不重要,我很清楚你刚刚想的是啥。”湛湛不介意他这位大妹子的心理,他在被这丫头气到无数次想要原地爆炸之后,就练就了这项自然而然的无视技能。

  他朝楚家老四使劲撇嘴:“我想,你刚刚说的……或者说想要表达出来的,是让兄弟姊妹留你!”

  “……”楚家老四对此不肯承认。

  “嘁!你想怎般说,都随你高兴咯,我本来就没想要将你留在这儿,所以就不跟你斗嘴咯!”湛湛耸耸肩。

  楚家老四:“……”听听!听听!这、这是、这是人说的话?!

  听到湛湛的话,原本表情还算挺自然的楚家老四,登时,就涨红了脸呢!

  她使劲儿瞪着湛湛,好像这般就能让他修改之前的措辞。

  可惜湛湛要是能够修改措辞,那就不是湛湛本人咯!

  “哥。”老幺都看不过去咯,用手悄悄抻抻她大哥的衣袖,示意大哥说句话啊!

  可惜韩品装作根本没有领会。

  老幺:“……”

  所以她大哥也不待见她姐啊?

  老幺动动唇,到底还是没说有用的话,只是说:“你让我二哥啥说些!”

  跟自己妹妹斗嘴很有脸?!

  老幺觉得,虽然她跟自己这位哥哥感情很不错,但是,若公平的说呢,她不认为当哥哥的怼自己妹妹寸土必争、分毫不让的行为对。

  这若是让长辈看到,恐怕……又要被训!

  她很好奇二哥咋就不长记性呢?!

  “湛湛!”韩品琢磨着差不多咯,所以等湛湛跟那儿挤兑老四几句之后,就喊停咯。

  “你不要跟大妹这般说话。”韩品语气听不出多有力,但是却让湛湛立刻闭嘴。

  “哼!”楚家老四跟心里默默喊了句装模作样。不过也就跟心里想想,说是不敢说的。毕竟她有过因为言语怼大哥后,遭到长辈男女混合双打的经历呢!

  小孩子通常在受到教训之后长记性,而且,这份记性,还不会随着时间而淡漠。

  楚家老四就是这般。

  所以她到现在都不敢轻易跟大哥闹。

  小打小闹的没人搭理她,可是,要是敢说扎心之言……呵呵,她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自己会重温小时候的记忆。

  想到这儿,楚家老四毫不犹豫就对湛湛发飙:“你以为你几句言语就能刺激我?!呵呵,你想的真美啊!”

  湛湛不肯退让:“你想的是很美!你以为你说这话就可以让自己有合理理由留这儿?”

  楚家老四使劲儿瞪着湛湛:“我现在就离开!”

  可能是感觉这言语不太能够展现自己的气势,她微微顿了顿,补充说:“现在!”

  她说完,使劲儿跺跺脚,好像负气似得快步往外走。

  “二哥!你这……可不太对!”老幺不好说二哥对姐姐的态度有问题,只能也跺跺脚,追赶她姐姐。

  “你就算是想让大妹暂时离开这里,也不应该这般对待啊!到底是你妹妹!”韩品若是起初还没有看懂他弟弟的意思,那么,到现在,他肯定看懂咯!

  “我这不是单纯哄骗她离开,我说的也是心里话啊!真不清楚咱哥儿几个这般爽朗的人,咋就出了她这般别扭的?!”湛湛没好意思说当初抱错了。

  毕竟他这对弟妹出生时,他跟哥哥都在跟前儿了——所以,这抱错是不可能真报错的。

  “你不能强求她向你想象中的形象靠拢,那不合理不说,对老四也不公平!”

  韩品不赞成弟弟这般说。

  他对自己弟妹容忍度都很高。

  就算是老三以及老四这对兄妹,都说不出他们这位大哥的不是。

  “我看老幺好像对老四有安排,你这不打招呼,就要哄老四离开这事儿,恐怕让老幺也要为难咯!”韩品虽然没有问老幺的打算,但是看她反应,他就清楚老幺这是对她姐姐有安排。

  “啥安排啊?我咋不清楚呢?”湛湛就算刚刚不曾想清楚,但是让他哥哥这般提醒,他就想透彻咯。

  不过虽然透彻,但是湛湛却不想承认。

  “……你啊你!”韩品这时若是看不出他弟弟的小心思,那就真该给他那惊人之极的智商值加个负号呢!

  “哥哥。”湛湛见自己的小心思让哥哥看透了,登时有些赧然。

  “算咯!想来老幺能够主动找老四,应该是有把握将其搞定。”

  湛湛听他哥哥这般说,立刻说:“就是!就是!老幺跟老四毕竟是亲姊妹啊,就算在感情上有所疏远,可是姊妹跟兄妹之间的感情,差别还是很大。”

  “嗯。”对于湛湛的话,韩品还是很认可哒,毕竟姊妹之间,更容易沟通呢。

  “而且,老幺这孩子向来有主意的很,就算我无意之间给她拆台咯,可是,以她的能力想要将老四搞定,还会很难啊?!”

  “嗯,不说咯,你等会儿……去看看老三吧,我怕老四找到他呢!”

  韩品很清楚这对儿双胎兄妹之间的无形的联系。

  就像老三的零用钱隐藏的再好,基本上都会被大妹找到一样,他就怕她会在老三清醒过来之前找到他。

  所以,老幺……要是能将老四注意力固定,那就更好不过。

  可惜,他不认为这很容易啊。

  老幺那孩子啥都好,就是达成目的之后,很容易放手呢!

  ……

  可能是感觉这言语不太能够展现自己的气势,她微微顿了顿,补充说:“现在!”

  她说完,使劲儿跺跺脚,好像负气似得快步往外走。

  “二哥!你这……可不太对!”老幺不好说二哥对姐姐的态度有问题,只能也跺跺脚,追赶她姐姐。

  “你就算是想让大妹暂时离开这里,也不应该这般对待啊!到底是你妹妹!”韩品若是起初还没有看懂他弟弟的意思,那么,到现在,他肯定看懂咯!

  “我这不是单纯哄骗她离开,我说的也是心里话啊!真不清楚咱哥儿几个这般爽朗的人,咋就出了她这般别扭的?!”湛湛没好意思说当初抱错了。

  毕竟他这对弟妹出生时,他跟哥哥都在跟前儿了——所以,这抱错是不可能真报错的。

  “你不能强求她向你想象中的形象靠拢,那不合理不说,对老四也不公平!”

  韩品不赞成弟弟这般说。

  他对自己弟妹容忍度都很高。

  就算是老三以及老四这对兄妹,都说不出他们这位大哥的不是。

  “我看老幺好像对老四有安排,你这不打招呼,就要哄老四离开这事儿,恐怕让老幺也要为难咯!”韩品虽然没有问老幺的打算,但是看她反应,他就清楚老幺这是对她姐姐有安排。

  “啥安排啊?我咋不清楚呢?”湛湛就算刚刚不曾想清楚,但是让他哥哥这般提醒,他就想透彻咯。

  不过虽然透彻,但是湛湛却不想承认。

  “……你啊你!”韩品这时若是看不出他弟弟的小心思,那就真该给他那惊人之极的智商值加个负号呢!

  “哥哥。”湛湛见自己的小心思让哥哥看透了,登时有些赧然。

  “算咯!想来老幺能够主动找老四,应该是有把握将其搞定。”

  湛湛听他哥哥这般说,立刻说:“就是!就是!老幺跟老四毕竟是亲姊妹啊,就算在感情上有所疏远,可是姊妹跟兄妹之间的感情,差别还是很大。”

  “嗯。”对于湛湛的话,韩品还是很认可哒,毕竟姊妹之间,更容易沟通呢。

  “而且,老幺这孩子向来有主意的很,就算我无意之间给她拆台咯,可是,以她的能力想要将老四搞定,还会很难啊?!”

  “嗯,不说咯,你等会儿……去看看老三吧,我怕老四找到他呢!”

  韩品很清楚这对儿双胎兄妹之间的无形的联系。

  就像老三的零用钱隐藏的再好,基本上都会被大妹找到一样,他就怕她会在老三清醒过来之前找到他。

  所以,老幺……要是能将老四注意力固定,那就更好不过。

  可惜,他不认为这很容易啊。

  老幺那孩子啥都好,就是达成目的之后,很容易放手呢!

  ………………

  :。:

欢迎大家访问:叶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yzxiaoshuo.com/book/46441/1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