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外章.57幕间的休憩者们

小说:次元经纪人 作者:被狙击的魔王 我要报错
  咚咚咚!咚咚咚!

  安兹听着眼前响起的敲门声,在等待了大约十秒钟后,里面才传出回应。

  华贵的大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来的侍从让刚刚敲门的骑士闪开,单独把安兹一人叫了进去。

  实际上安兹并不愿意在这里浪费时间,他更加想要立刻去处理外面的问题,然后再回来跟这位病床上的国王好好谈谈,然而对方显然没有这个打算。

  叫来安兹的国王再度发出咳嗽,等到他接近过去之时,国王以沙哑的声音向安兹问话。

  “安兹阁下,你应该拒绝了我那两个愚蠢的孩子吧?他们自认为拥有力量,想要前往战场之上跟强敌厮杀,实际上他们的能力还远远不够……”

  “当然了,国王殿下,我并未让两位王子去冒险,毕竟这次的敌人是待在城内的‘恶魔的内应’,也许他们可以动用十分棘手的恶魔的力量,所以我会亲自前往那边去看看的。”

  “那就交给你了……本来这份任务应当由战士长负责,不过现在的葛杰夫还在静养当中,因此……安兹阁下,你便是发挥出战士长作用的领导者啊。”

  国王希望借此机会来让安兹接受委任,不过正如之前所说的那样,安兹目前还没有在里·耶斯提杰王国担当重职的打算;理由很简单,那样的职位会让自己处于明处,无法针对暗处的敌人展开有效的行动,所以安兹现在只是打算跟王国合作而已。

  “我会思考思考,目前当然会连同葛杰夫战士长的那一份一同努力,当下情况紧急,我需要立刻出发。”

  “安兹阁下,我相信你拥有改变这个国家的力量,希望你可以将这份力量与我以后的继任者共同使用,作为感激……”

  “战斗已经开始了,我们就先说到这里吧,国王殿下。”

  “也是……”

  虽然被安兹打断了发言,但国王却没有丝毫怒意,也许是生病导致没有精神,也可能是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因此他最后说道

  “去吧,去赢取胜利吧,安兹阁下。”

  从国王的房间离开,四周的骑士们也将目光统一地放在了安兹身上。

  这些士兵听说过安兹的事迹,都知晓他曾经在王都被恶魔攻破,强者们束手无策之时击退了恶魔,拯救了王都当中的所有人,同时也是国王重点的嘉奖对象。

  安兹所拥有的功绩和荣耀也是他们无上的追求,于是几名骑士纷纷站直身子,对着安兹大声说着

  “愿您赢取胜利!击败敌人!所向披靡!”

  他们的喊声让安兹吓了一跳,毕竟他没料到这些家伙会如此热情。

  总之没有继续浪费时间的安兹从城堡来到外面,虽说有让娜贝负责城内的事情,但安兹仍旧担心混乱的原因,于是比起娜贝更先一步去现场查看。

  移动到目的地的安兹看到了几只发狂的野兽,他们拥有厚实的毛发跟少许鳞片,红色的瞳孔在身上盔甲的映衬下格外显眼。

  这些怪物们的数量不多,而且全部遍体鳞伤,但足够强韧的生命力赋予了他们继续活动的机会。

  很显然这并非人类的力量,也不是魔法师可以做到的事情,毕竟安兹不认为王都当中的魔法师可以赋予这些家伙超越人类很多倍的狂暴之力,在此基础上结果就很明显了……

  安兹看着涌过去的人群被狂暴的野兽反击,肆虐的怪物们多半是在之前就遭到了重创,然而此刻仍旧造成了恐怖的伤害。

  赶来此处的冒险者们一时间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阵型,所以被彻底打散。

  刚刚到达现场的骑士们也因为冒险者的乱跑而无法锁定敌人,现场的局势逐渐偏向于怪物的一方。

  安兹暗中动用魔力,撕裂的属性吞噬了怪物们的双脚,直接扯断了让它们行走的肌肉,浓稠的黑色血液迸溅之时,怪物们也应声倒下。

  没办法,安兹可不想继续增加死亡人数,毕竟这里的人到了以后说不定还有用处。

  谨慎的安兹很快看到了娜贝的身影,于是他立刻动身朝着之前预定的目的地赶去。

  这便是中途发生的一切。

  而中途的安兹也依靠传送离开了王都,进入林海的他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位于远方的气息,因此一面加速一面传送,以最快的速度逼近气息强烈的现场。

  当然安兹也意识到了其他人的存在,不过有一个人十分特别,他直接脱离了队伍。

  之前安兹就设想过迪米乌哥斯等人会在某种情况下测试顾武,毕竟他们和安兹这个穿越者不同,是侍奉‘无上至尊’的守护者,自然要调查清楚跟纳萨力克建立联系的人类,不可能坐以待毙。

  然而双方的冲突大概率会带来许多的问题,那是安兹最不想要看到的情况,因此他才会把城内的任务交给娜贝,自己偷偷来到城外。

  眨眼之间就越过了万米的距离,强烈的气息和恐怖的爆炸,再加上坍塌产生的轰鸣声,安兹知道前方已经出现了冲突。

  超越了风速的安兹仍在提速,最后抵达目的地的刹那,他锁定了其中一个人影,自己则是在同时猛冲而去!!

  “顾武!”

  安兹喊了一声,他以魔法师的形态施展了无咏唱的瞬发术式,接着化作白骨的右手抓住了顾武刚刚举起的右臂。

  “该停了下了!”

  顾武在此刻很给面子,没有继续展开攻击,而是停下了动作,朝着一侧退去。

  松了一口气的安兹并不希望和同为穿越者的人起冲突,毕竟他认为合作是最好的选择,更何况顾武还有一点让他很感兴趣。

  那时候见面之时顾武说过,他持有回到现代世界的力量,这种力量也许是解开这个世界的谜题的关键。

  “现在可不是起冲突的时候,顾武先生,我们之间仍旧是合作关系,而你……迪米乌哥斯,你究竟做了什么?”

  “安兹先生,不用在意,反正不管迪米乌哥斯做了什么,结果都已经出来了,不用继续去提及过去的事情,而是往前看啊。”

  “这是一场意外,本来我希望今夜能够好好休息。”

  “我是准备好好休息,现在算是异常热身运动,到时候洗个澡就可以睡觉了。”

  顾武如此说着,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的他朝着王都所在的方向走去。

  “这次看在安兹先生的面子上就这么算了,希望没有下次。”

  “我会调查的。”

  “随便你怎么说,我不在意。”

  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顾武摆了摆手,离开了现场,打算跟同伴汇合。

  而待在原地的迪米乌哥斯单膝跪地。

  “这次是我判断失误,安兹大人。”

  “起来吧,迪米乌哥斯,我惩罚你们的本意不是为了让你们痛苦,而是为了让你们做得更好,这之后……迪米乌哥斯,我相信你不会在如此莽撞了。”

  迪米乌哥斯埋下头。

  “安兹大人,我不会再让您失望了。”

  这时候夏提雅、科塞特斯、雅儿贝德跟顾武的同伴·阿尔泰尔也赶到了此处。

  “安……”

  夏提雅话没说完,一侧的雅儿贝德便用更大的音量喊道

  “终于再次见面了!安兹大人!您还是如此伟大和威严!!”

  “雅儿贝德……你先站在一边。”

  “好的!!”

  昆虫战士·科塞特斯也向安兹行礼。

  “安兹大人,今夜的……”

  “不用说了,科塞特斯,我已经和顾武阁下谈好了。”

  “属下明白。”

  最后夏提雅得到了发言的机会,她一面想办法插入雅儿贝德跟安兹之间一面说

  “我有很多事情要报告给安兹大人!”

  “之后再说也无妨。”

  安兹看着头顶的星空,望着远方的骚动,跟着又看了看近处的几人。

  “先养精蓄锐吧,当然,顾武阁下你们也是。”

  “没问题。”

  顾武扫视了一眼现场,跟阿尔泰尔进行了再次传送。

  ————

  钢铁的碰撞声!

  躯体的撕裂声!

  野兽的吼叫声!

  人们的呼喊声!

  各种声音在此刻汇聚,而它的源头便是王都当中的一个混乱之地。

  出现在那里的怪物们在此前被顾武用能力重创,活下来的人又被某个家伙夺走了行动能力,最后在冒险者、骑士跟民兵的攻击中一个个倒下,而人们也因此开始庆祝起来!

  对于他们而言,这是击败了‘恶魔的内应’,拯救了王都的壮举,每个人都因为自己守护了家园而显得兴奋。

  实际上那群人只是在跟自己曾经的战友厮杀罢了。

  望见这一幕的顾武无法拯救那些人,他对设定的更改可不是范围性的,更何况他们此前带着杀意攻击自己。

  顾武认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是一种美德,那么带有杀意的仇恨该如何回应呢?

  当然是以同样的方式反击回去了。

  顾武会接受他人的好意,同样也接受他人的恶意,只不过前者将成为他的盟友,后者……将会直接击溃。

  没有再去关注外面的情况,感觉夜晚风有些大的顾武关上了一边的窗户,然后走到中央拿起一杯自己端上来的麦芽酒。

  因为顾武知道阿尔泰尔不喝酒,所以只让被催眠魔法控制的店员拿了一杯。

  “就之前的情况来看,他们对你的印象可不好。”

  “说的没错,但是有一点要说明,阿尔泰尔小姐,他们本就不打算跟我这个人类友好相处;你设想一下,一个陌生人突然出现和岛崎小姐玩得很好,又约好了下次见面,你会怎么做?”

  “刹那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不过我多半会杀了那个家伙。”

  看吧。

  顾武端起麦芽酒,他喝了一口,感觉味道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美味,而是有些粗制滥造。

  皱起眉头的顾武放下酒杯,走向门口的他也做出回应。

  “对于那些人而言,我就是岛崎小姐身边的‘陌生人’,所以他们自然会进行针对,可是今夜的一切至少让他们明白犯蠢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的确如此……你现在打算做什么?”

  “那杯酒不好喝,我再去拿点回来。”

  顾武出门走到一楼,跟之前一样支配了店员的意识,让他将每种酒都准备一杯。

  端着盘子回到房间的顾武将他们摆好。

  “没见过你喝这么多。”

  “只是尝一口而已,阿尔泰尔小姐也要试试么?”

  顾武如同狡猾的商人一般搓了搓手,然后做出张开怀抱的动作向眼前的少女展示这些酒水。

  “从左到右分别是葡萄酒、蜂蜜酒、杏仁酒,还有加入了白糖的烧酒,是否需要品尝一下?”

  “拿来了不少……”

  “当然,顺带一提蜂蜜酒是店内最贵的酒,一般只有高等级冒险者喝得起,所以我推荐它。”

  “看起来像是稀释过的蜂蜜。”

  听从了顾武的推荐,阿尔泰尔拿起来看了看,晃了晃,如同蜂蜜一般琥珀色的酒水发出水的晃荡声。

  “那么我就尝一尝葡萄酒好了,阿尔泰尔小姐,干杯。”

  “……”

  无言的少女被动的和顾武碰杯。

  顾武尝了一口,这杯葡萄酒的甜度较高,所以味道醇厚,果香和酒香融合在了一起,比起刚刚的麦芽酒好喝很多。

  在他的对面,阿尔泰尔抿了一口,她有些严肃的表情变得舒缓。

  “还不错……”

  “可以让我喝一口吗?”

  “不可以。”

  “真是无情啊。”

  顾武做在椅子上,喝光了葡萄酒之后把手伸向了第二杯杏仁酒,这时候的阿尔泰尔才喝到一半。

  “明天有事情要做。”

  “那就留到明天再喝吧。”

  说完后的顾武用魔法清洗了全身,没有选择去旅馆那简陋的浴室,搞定后便躺在后方的兽皮长椅上睡觉。

  刚刚躺下便听到了少女的声音

  “床铺……”

  “交给你了,阿尔泰尔小姐。”

  “我不需要。”

  “我也不需要,留着不是浪费了吗?这可不是绅士的谦让,而是效率的利用,所以早点休息吧,再过不久就有的忙了。”

  听到顾武这么说,阿尔泰尔看着那被风吹动而摇晃的窗户。

  “他们会变卦?”

  “不,安兹先生应该不会搞事情,但是啊……你不要忘记了,那可是‘第一任宿主’的情报,这就意味着他是‘第一个发现真相’的人啊。”

  这样的人,必定会留下什么棘手的东西。

  就算没有,也一定不简单!!!

  :。:

欢迎大家访问:叶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yzxiaoshuo.com/book/46405/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