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闲将超级生灵安排在四个世界里,既是为了方便管理,也是为了各种超级生灵彼此之间不受干扰,提高他们修炼和生活的质量。

  朱雀、玄武、青龙、白虎四个世界里的土着超级生灵很少,老鬼王、小芊、若初、小坏蛋四位护法私下里商量着,甚至还准备借机将他们各自世界那少量的超级生灵,也根据种类的不同或留下或迁徙到其它三个世界,这样四个世界就更加纯粹了。

  四象护法中,最辛苦的要数小芊了,因为小芊的朱雀世界接受的是魂魄,这里相当于是一个过渡性的世界,毕竟每个魂魄要不了几天,就要么消散,要么转化成半鬼了。

  所以朱雀世界里没有长期居民,只有魂魄渊源不断地进,半鬼渊源不断地出。

  当然,李闲将他的精力倾注在朱雀世界里也更多一些,他借鉴大西洲,在中轴世界和朱雀世界之间打造了一个特殊的法阵,但凡中轴世界的人类没命之后分离出了魂魄,魂魄就会直接被排挤出中轴世界,进入朱雀世界。

  至于魂魄转化成半鬼的程序,李闲以他满境鬼王的实力,又进行了许多改进……

  待李闲将大迁徙的前期工作理顺,已是两天之后了。

  这几天兄弟们都没有闲着,他们分布在中轴世界的各个角落,通知和动员民间的超级生灵们迁徙。

  同盟的原则是,尽量让每一个超级生灵开开心心地迁徙出中轴世界,实在服不了的,再强行将之送出中轴世界。

  总之,不能留下一个超级生灵。否则的话,在这变成了纯粹的普通生灵的世界里,哪怕只留下一个半鬼,也足以将整个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了。

  李闲忙完自己手头的工作,在太虚里坐地不动,视线已将整个中轴世界扫了一个遍。

  太空深处,一位数千年不曾露过面的资深隐士正对着找上门来的天聋地哑,愤怒地抗议着:“你们凭什么要让我走!我没有到人间为祸,我没有违反地府的章法,我就隐居在这么一个荒凉的星球上,碍着你们什么事了?就算是十殿冥主,甚至是鬼王亲自过来,我也不走!”

  “哥们,你那都是老黄历了!时代早就不同了”负责这一区域的天聋,耐着性子将满境鬼王李闲的传奇、中轴世界目前的危机,一一讲给对方听。

  “不是吧?我千年不问世事,世间变化已这么大了吗?你莫要哄我!”那太空隐士有些不敢相信。

  “我不干涉你,我让你读我的心,看我有没有骗你。”天聋非常坦诚。

  “那倒不用了。若真是如此的话,我迁徙就是了!”

  ……

  极地冰原上,一个半透明的少女一边疾飞着逃跑,一边大叫:“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我是冰灵,离开冰原我就完蛋了”

  追在她身后的雪灵,只一挥手,冰灵面前的大片冰原顿时炸开,化成了大片大片的雪花,纷纷扬地落下,继而又凝结成了一个个“活”着的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是冰灵,我是雪灵,我们都是地灵。谁告诉你的地灵离开了自己的地盘就完蛋了?你看我,我离开了我的雪山,不但没有完蛋,反倒变得更强了……”

  雪灵以自己的经历服了对方。

  那冰雪被服之后,不但迫不及待地要迁徙,还追着雪灵要拜师,搞得雪灵哭笑不得。

  ……

  林薇则在神界,亲自劝那些散修的众神。

  她曾救过众神,在神界威望极高,所以她亲自出马,甚至比女皇出面还好使。

  不过三言两语的,那些散修便点头同意大迁徙了,甚至还连连感谢着林薇。

  “林薇姑娘太客气了,您派人通知我们一声就是了,还劳妨您亲自来劝我们!”

  “去玄武世界好啊,女皇都迁去玄武世界了,我们还有什么好的!”

  “林薇姑娘,我们附近的散修您就不用去劝了,我们替您分头去劝就是了!”

  ……

  见兄弟们各施套路,工作进展得还算顺利,李闲放心了。

  看眼下的进程,要不了几天,就可以大迁徙了。

  每每想到大迁徙,其实李闲心里也不是滋味儿。

  虽作为满境鬼王,他随时可以回到中轴世界,是没人能干涉的,但终究不如现在方便了。

  忙里偷闲,他想去看看父亲和小星尘,还有李惠一家人。

  此时已是人间的夜晚,当李闲的视线直接落到千山市的他的家时,正看到他父亲李贵生坐在客厅里一个人默默地喝着酒,小星尘已经睡着了,红着眼圈的玉蝴蝶则坐在小星尘的身边,着那些人类妈妈的样子,一针一线地替小星尘打毛衣。

  很显然,玉蝴蝶已经将大迁徙的事情告诉了李贵生,而玉蝴蝶自己,也想抓紧时间尽一分母爱虽然到现在为止,小星尘仍记不住他们。

  李闲轻轻叹了口气,直接从太虚瞬移到了千山市,坐在了李贵生的对面。

  “爸,我陪您一起喝吧!”李闲着,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

  他这样的神出鬼没,李贵生早已习以为常。

  “嗯。”李贵生着,自顾自先喝了一口。

  看着李贵生那落寞的表情,李闲安慰道:“爸,您放心,就算是大迁徙了,我们也能随时回来的,大不了我将你们也接到其他世界里去”

  “别别别,”李贵生忙道,“小星尘他妈妈已把情况都告诉我了。我觉得这不仅是人类的机会,更是小星尘的机会!我之前带着他回老家,带着他住进深山里,不都是为了他能减少一些影响!我支持你们大迁徙”

  没想到父亲看得这么开,李闲也就放心了。

  父子俩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大迁徙之后的生活打算,那感觉像极了准备出差的儿子向父亲汇报工作一样。

  知道李闲也来了,玉蝴蝶甚至亲自进厨房,为他们爷俩又准备两道下酒菜。

  小小的房子里,倒是别有一番温馨滋味。

  正聊得投入时,李闲忽然接到了朵兰传来的意念信息:“李闲,快到霍银教授的实验室里去一趟,他正在向你求救!”

  :。:

欢迎大家访问:叶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yzxiaoshuo.com/book/46284/2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