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达之子已至,不能让他们得到果实——!”

  当布莱斯汀抵达大树时,先来一步的维吉尔和但丁刚好打倒一头地狱三头犬……应该是地狱三头犬吧,她不知道具体学名是啥,反正外观完全符合经典怪的特征。

  “果然精英怪做出来的武器就是要厉害一点,店里头的单一冰属性的三节棍可以拿给蕾蒂卖掉了。”看着将敌人的灵魂炼制成一把冰、雷、火三属性的组装式三节棍的但丁,原地测试一轮新武器的招式,让布莱斯汀忍不住反思自己过去的行为——明明自己秀的时候自我感觉良好,为啥看着别人秀的时候就感觉这么二逼?

  维吉尔的眉头仿佛永远都是紧皱着的,看着自己的双胞胎弟弟冷冷道:“……我说过不止一次,不-要-将-武-器-卖-掉。”

  “连水电费都交不起,我还能怎么办?”永远不会控制自己工作时对城市的破坏程度、永远不会自己煮饭、永远控制不住翠丝的购物欲的但丁,表示这都是为了生活啊。

  当然,他也不是什么武器都会拿去卖,绝大部分武器都只是普通意义上的输出武器,收藏意义远高于实用价值。不像老爹的‘斯巴达魔剑’和老哥的‘阎魔刀’,一旦落入知晓恶魔之力的坏人手中可是会引起极为严重的事件。

  “工作。”维吉尔默很显然对老弟的回答很不满意。

  但丁将新武器搁在颈后、双手搭在上面,吊儿郎当地说道:“什么?需要我们对比一下近两年的业务量吗?”

  “…………”幻影剑浮现。

  “…………”组合棍火焰翻腾。

  在旁边停车好一段时间都找不到打招呼时机的布莱斯汀傻了眼,怎么大表叔和二表叔刚才还联手砍地狱三头犬,没说几句就翻脸一副要动手的架势?

  “咳咳,”没有办法,布莱斯汀只能试着当和事佬,“两位表叔,刚才的恶魔最后的嚎叫,应该是通知其他大树里的高级恶魔,我们还是先去抢果实吧。”

  “哼。”维吉尔身后的幻影剑消失。

  但丁转过身,歪着脑袋道:“表叔啊……听着真别扭,都怪尼禄那小子平时不尊长辈。”

  “呵呵……”布莱斯汀干笑两声,收起重型机车,换出自己的常用武器变形镰刀,走到大树那粗大得夸张的主树干旁边的一根泛着血色红光的树藤边上。

  (咔)白光一闪,树藤被横向斩开一半,鲜血从树藤喷洒而出。

  布莱斯汀化作魔人,将右手手掌扎入树藤切口的深处……好一会儿才拔出来,变回人类的姿态。

  但丁走过来,好奇地问道:“这是在干什么?”

  施展水球术洗手的布莱斯汀随口答道:“说是【果实】,真的就一定长在树的上头吗?”

  “这么说的话……”但丁左顾右盼,说实在的,周遭的环境都一点都不像是‘树’,跟魔界的风光以基本一致,又是血又是骨头的。

  既然不像树又如何能以树的标准来分析果实的位置?

  “果实说不准是类似块状茎地长在下头,也有可能既不在上头也不在下头,在‘心脏’的位置。”在布莱斯汀看来,这些输送血液的树藤很像血管,有必要追寻过去。

  但丁拍着手道:“嚯~不愧是女孩子,就是细心啊~”

  “啊……做事这么认真,一点都不像是迪亚的女儿。”维吉尔附和道。

  “…………”前半句还行,后半句到底是啥意思,布莱斯汀一点都不觉得是称赞。

  ————————————————————————————————

  “我费顿又回来了!”费顿一脚将迪亚刚建成没多久的新家的大门踢飞,背靠日光英姿飒爽地登场。

  “胡汉三的梗早过时几万年了,现在谁看得懂啊?”迪亚的声音从饭厅悠悠传来。

  “有道理!”费顿小跑过去将踢飞的门捡回来,草草搁在门框上,转身离开。

  十秒后。

  “我费顿又回来了奥利给,大家补完《鬼灭之刃》了吗?”费顿再一次将大门踢飞,背靠日光英姿飒爽地登场。

  “不错不错,不管做人还是做事都应该与时俱进,蹭一下热度。”迪亚完全不介意自家的门被连续两次踹飞,还将好些东西都砸坏了,表示赞许道。

  “对一个玩了几个月孤岛求生的野人,别要求这么高——来,这是孤岛求生的手信。”费顿背起放在门外的亲手编织的大箩筐,跑进饭厅给正在就餐的迪亚一家逐一派手信——椰子和熏鱼干,前者是前期的饮用水来源,后者是中后期的主要食物。

  只不过看众人的表情就知道了,椰子的待遇还好一些,直接当作这顿午饭的饮料,但除了别西卜会给面子吃掉熏鱼干外,其他人估计都是等费顿一走直接往垃圾桶一扔。

  送玩一圈后,费顿这才发现少了一个常住人口,“咦?你家布丁酱呢,难道久违地记起自己的人设、回去老家当公主吗?”

  “假如真是这样就太好了。”路西法郁闷地说道。

  随后炼狱七姐妹没空去嫌弃费顿带过来的手信,七嘴八舌地解说一通,告知布莱斯汀的去向。

  “吸血巨树所结的果实?”费顿狐疑地看向始作俑者,抹去面上的笑容,提醒道,“嘛,我是不清楚恶魔的体质啦……只不过作为以【血】相关的力量战斗的人,我觉得那种果实肯定有极大的副作用,对布丁酱来说不觉得太早了吗?”

  迪亚微笑道:“估计会暴走吧?让但丁他们打一顿就好了。”

  “你有计划就行了。”费顿不打算理会别人的育儿方式,毕竟他也是将自己不足十岁的儿子往异世界一扔变成孤儿的家长,没啥资格教训谁,“……不过,强压下来的暴走有后遗症,泛泛而谈的说教用处又低,要不挑选几个带感一点的宿主给她树立个正确的榜样?”

  “悉随尊便~”迪亚摆摆手,下达逐客令。

  他的午饭还没有吃完呢。

  “噢~对了,我还要去其他人那里送手信,先不聊了~”

  :。:

欢迎大家访问:叶子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yzxiaoshuo.com/book/46255/517/